追花逐蜜十餘載 苦中釀出人生甜
民眾鎮新倫村養蜂人黃恩銘因為熱愛,轉行全心投入“甜蜜事業”,追花逐蜜中釀出好日子,也樂於將“養蜂經”傳授他人
發佈時間:2021-03-18 來源:中山日報


   黃恩銘將蜂脾從蜂箱中取出。

夜色一點點浸透天空,白日翻飛在花叢中的蜜蜂也終於停歇,陸續回到蜂箱中。入夜後,養蜂人黃恩銘開始忙碌起來。3月17日是逐蜜的日子,趁着夜晚蜜蜂歸箱,他和幫手將蓋得嚴嚴實實的近60個蜂箱逐一搬到車上,準備離開民眾鎮新倫村的蜜園,轉移到廣州從化採集荔枝蜜。十多年來,黃恩銘從起初嘗試養兩箱蜂,到放棄維修工作轉行投入“甜蜜事業”,並將“養蜂經”傳授他人,帶動他人也成為養蜂能手,一起釀造幸福生活。

愛蜂人苦心堅持“甜蜜事業”

走進民眾鎮新倫村的蜜園,只見草叢邊擺放着一排蜂箱,蜂箱周圍羣蜂飛舞,充滿生機。黃恩銘戴起簡單的防護帽,慢慢打開蜂箱,小心地用兩指捏住蜂脾兩端將其抽出,猛然抖落蜂脾上密集的蜂羣,再輕輕削去蜂蠟,金燦燦的蜂蜜便沁出來。把蜂脾垂直放入搖蜜機中,利用離心力的作用分離出蜂蜜來,甜潤的蜂蜜中還透着淡淡的花香。隨後,黃恩銘把蜂脾重新放入蜂箱裏,“剩下的都是蜂蛹,不要傷害它,放回蜂箱還會繼續成長。”他笑眯眯地説。

習慣與蜜蜂“親密接觸”的黃恩銘開始養蜂時,第一大難關就是克服恐懼。2008年在一次聚會上,同學熱情地介紹養蜂行業,當時做維修的黃恩銘心動了,嘗試購置兩箱中華蜂,後來蜂箱不斷增加,黃恩銘索性轉行專門養蜂,如今他養了近60箱蜂。攤開雙手,黃恩銘的十指比常人的要粗大且泛紅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説,這是蜜蜂蟄咬的結果。“剛開始養蜂時,我要穿上全套防蜂衣帽,層層緊緊包裹好,才敢取蜜和打理蜂箱,但這樣特別熱。我花了2年習慣蜜蜂的蟄咬,現在戴着防蜂帽就可以了。”

有時候,為了將走散的蜜蜂趕回蜂箱,黃恩銘被蟄到要服用消炎藥,一日被蟄6次的情況也不意外,但他對養蜂的熱情仍舊高漲。2013年,黃恩銘引進了意大利蜂,一箱意大利蜂的產蜜量可達30斤,接近同等數量中華蜂的10倍。但這種蜜蜂很嬌貴,下雨或寒潮等不能採蜜的時候,養蜂人需要給它投餵蜂蜜或白糖水,也要定期殺蟎。有一次陰雨連綿,整整兩箱意蜂被餓死,黃恩銘趕緊倒入蜂蜜,才把剩下的蜜蜂救活。多年來,他虛心向朋友請教,也認真摸索經驗,逐漸摸透了蜜蜂的習性,“大概每5天可以採一次蜜,蜜蜂早上很活躍,下午會更温柔些。”黃恩銘胸有成竹地説。

“養蜂經”帶動他人一起釀造甜蜜

起初做維修時,黃恩銘在民眾鎮新馬路有家維修店,2015年時改為恩銘蜂具店,主要由妻子打理。當天下午4點到達店面時,她正忙着製作一塊蜂脾,“這是蜂箱的重要部分,每個工序馬虎不得。”她一邊介紹一邊忙手中的活。環顧店內,不僅陳列了自家產的蜂蜜,還出售專業的養蜂工具。大夥兒知道黃恩銘是養蜂能手,紛紛找他購買蜂具、向他討教,他都樂於分享,慢慢地帶動了一些人加入養蜂行業。“民眾越來越多人養蜂,有幾個養蜂户現在經營得都不錯。還有一些把養蜂當興趣,生活也有滋有味。”黃恩銘説道。

跟隨時節追花逐蜜是養蜂人的日常,黃恩銘也不例外,為了採集到優質的蜂蜜,他每年至少兩個月的時間為逐蜜而奔波,從化和五桂山是他常去的採蜜點。回想起第一次逐蜜的前一晚,黃恩銘興奮得睡不着,“逐蜜是養蜂中必不可少的環節,我們以前只能在果園或者花場附近搭帳篷住,現在混熟了,負責人會給養蜂人安排房間。”逐蜜10餘年,黃恩銘把奔波當作樂趣,今晚蜜蜂回巢後,他將踏上新的逐蜜旅程,“搬運蜂箱、裝車出發一般在晚上進行,搬運時動作要輕,蜂箱必須蓋嚴實,不然蜜蜂飛出可能會蟄人。此次我們會在從化的荔枝園逗留一個月,採集優質的荔枝蜜。11月中旬要去五桂山採鴨腳木的花蜜。養蜂是很辛苦,但我會一直堅持,因為我喜歡這個行業。”舔了舔沾在指尖的花蜜,黃恩銘會心一笑。

香港本地物流微信
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註明“來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香港本地物流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香港本地物流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。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“來源:香港本地物流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② 本網未註明“來源”為“中山日報”、“中山商報”、“香港本地物流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“來源”,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來源:香港本地物流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文章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繫。
③ 如本網轉載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香港本地物流聯繫。
聯繫人:陳小姐(電話:0760-88238276)。